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帝中劫:我的傻殿下》蒂中截我的傻王殿下 全文章节 帝中劫:我的傻殿下御姐

更新时间:2021-02-16 18:01:25

《帝中劫:我的傻殿下》蒂中截我的傻王殿下 全文章节 帝中劫:我的傻殿下御姐 连载中

《帝中劫:我的傻殿下》

来源: 作者:徵砚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宁苏彧,苏彧

经典小说《帝中劫:我的傻殿下》由徵砚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宁苏彧,苏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姑娘,怎的起这么早?”大清早的,红玉端着一脸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姑娘,怎的起这么早?”大清早的,红玉端着一脸盆水走进来伺候早起的歧歌洗漱。

歧歌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太久没睡这么软的床榻,她似乎落枕了,脖子和肩膀都酸痛得很。

“可能我习惯了早起吧。”歧歌接过她递来的绢帕,细细地擦了擦脸。

这样优裕的生活状态令她越发恍然,曾经过的连狗的不如的四年就这样轻而易举地翻过去了一页,她尚不清楚为何如此。

忙完歧歌的洗漱,红玉又端了早膳来,歧歌下意识地用两只手去抓,红玉忙伸出手来制止她,“姑娘你这习惯该改改了,自打进了这宫门,你就不是什么街头的乞丐了,所以之前你的那一套都得改掉,你现在可是皇后娘娘的远亲,可不能给娘娘丢脸……”

“你说什么!”

歧歌抓着糕点的手霎时僵住,她飞快地扭头看向红玉,“皇后娘娘的远亲?”

“是啊,皇后娘娘说了,你是她宫外的远亲,因为家人早逝,这次是专门来宫里投靠她的。”红玉笑着解释这个于歧歌而言的天大的笑话。

“我不是。”歧歌不可置信地强调,她断断没料到皇后会这样做,这样突兀的一举让歧歌嗅到了些阴谋的味道,她喃喃,“我和皇后娘娘没有任何关系。”

红玉正色道,“姑娘这话可不能乱说,皇后娘娘说了你是你就是,何况能和皇后娘娘攀上亲戚,这可是你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分。”

明明没有的事,她非要睁眼说瞎话吗?

这会不会就是所谓的强权,从她被迫离开越兴的那一日起,她就落入强权的天罗地网,如今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我要见皇后。”越想越是后怕,歧歌说着便扔下糕点夺门而出。

“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儿?”红玉连忙追了出去,“你可不能到处乱跑!”

歧歌并不认识路,她顺着碎石小道疯狂地往前跑,她多想立刻逃出这个鬼地方,可是这里高墙伫立,她知道自己根本就出不去。

她来朝伊根本就是一个错……

红玉没能追上她,她便躲在一丛花坛中间,任花团锦簇,任恐慌填满心头。

歧歌的身子剧烈地抖了起来,这宫里的人是有多可怕,只是想因为她帮助了一个傻子王爷,就非得让她和这个宫廷扯上关系吗?后宫龌龊之事她幼时便时常听说,但人们对后宫的非议远远不及对那个神圣之地的崇拜和向往,那时大人们还常取笑歧歌,说小心哪天宫中选秀歧歌就成了宫里的妃子了,从此飞上枝头变成凤凰,那可真是荣华一生了。

她不喜欢宫里,一点也不喜欢。

她躲了很久,宫人们寻找她时的呼喊声时不时在她耳边响起,而后又远去,她只是抱膝坐着,什么也不去理会。

没有想过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因为她是不怕这些的。

“好了,春采姑娘,我就送到这里了,我还得回去同娘娘复命呢。”一阴柔谦恭的男声突然在花坛周围响起,紧接着是一个女子娇俏的笑语声,“还真是谢谢公公了。”

“大家都是替娘娘做事的人,何必讲究什么谢与不谢。”那小太监道。

“诶,你们宫里头今日是发生了什么事,是谁丢了嘛?我怎么听见有人在喊着什么歧歌姑娘……”

小太监轻笑,“倒也没什么,只是娘娘的一个远亲来了宫里小住,这下怕是贪玩在宫里头走丢了,大家找的急呢。”

他们说的是自己吗?歧歌不由得颤栗,抱着膝盖的手臂不经意地收紧,头深深埋进膝盖间,只求自己不被他们发现。

“原来是这样啊,行,那我就先回去了,公公您保重。”那女子了然地说。

“慢走。”小太监端正地站在原地看女子转身离开,复又认真叮嘱道,“记得让王爷按时服药,少一次都不行。”

“我自然是明白的。”女子含笑的声音渐渐飘远,而后那小太监离去时的脚步声也响了起来。

待到附近彻底没了动静,歧歌才小心翼翼地从花坛里钻了出来。

“你是哪个宫里的?怎么鬼鬼祟祟的。”

身后突然传来的强硬问话让歧歌的步伐一滞,竟然这么快就被发现了,歧歌下意识地迈开脚大步往前跑。

“站住!”

那说话的主人断然喝住她,歧歌只是略一顿足,继续快步往前,他迅速奔上去抓住歧歌的肩膀,把她整个身子扳了过去面对着自己,却见歧歌苦大仇深地瞪着自己。

宁苏彧微微愣怔,仍是威严训斥,“跑什么跑,说,你是不是偷了哪个主子的东西?”

“我没有。”歧歌垂了眉眼否认。

“你是哪个宫里的?”宁苏彧依旧咄咄逼人。

“我……”她的回答停留在“我”字上面良久,最后迟迟作不出解答。

“说还是不说?”宁苏彧挑眉,眉宇间的冷然让歧歌预感到如果她不说实情,她的下场会很不好,可是歧歌还是倔强地摇头。

“参见彧王殿下。”忽有太监的声音插进他们的话里来,歧歌和宁苏彧同时扭头看过去,那太监是张公公,他身后还跟着几个宫女,他道,“歧歌姑娘,奴才总算是找到你了,你可真让奴才好找。”

“殿下,歧歌姑娘是皇后娘娘的远亲,在乡野待久了,不识什么宫中规矩,如若她有什么得罪之处,还望殿下多多包涵。”张公公毕恭毕敬地说。

宁苏彧探究地通身打量着歧歌,“母后的远亲?本王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人。”

宁苏彧忽然轻笑,朝歧歌抱拳致歉,“歧歌姑娘,方才多有得罪,还请你不用放心上。”

歧歌呆呆地看着他,他竟是二皇子彧王!

昨日是皇后,今日是王爷,如今当真是什么名贵人物都让她认识了个遍,这般戏剧性的故事倒真是可笑。

“姑娘叫歧歌?”宁苏彧状似不经意地问,语气甚是温和。

“是。”歧歌颔首。

张公公忙打哈哈,“那就不叨扰彧王殿下了,奴才先带歧歌姑娘去见皇后娘娘。”

“去吧。”宁苏彧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歧歌姑娘,且随奴才走吧。”张公公给歧歌让出一条道,歧歌依言垂头走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