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倾涅》淘涅涅 君臣文 倾涅BL

更新时间:2021-01-29 12:03:01

《倾涅》淘涅涅 君臣文 倾涅BL 连载中

《倾涅》

来源: 作者:染纱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阿芹,老季

染纱新书《倾涅》由染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阿芹,老季,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跟着小姑娘走过弯弯曲曲的长廊我们终于停下,小姑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跟着小姑娘走过弯弯曲曲的长廊我们终于停下,小姑娘给我们开了门,布婆婆兴奋地拉着我进了屋。

屋里太师椅上正端坐着一个精神奕奕慈眉善目的老头,想必这就是布婆婆嘴里的老季了,他温和地看着我,开口道:“布婆婆你真是热心,上个月才带铃儿来认亲,可惜这孩子命苦,亲戚都已经离开栖木林了,我只好收留她在我庄子里了。”

布婆婆笑道:“怪不得这孩子刚来给我开门呢,我也吃了一惊。”

老季招呼我们坐下,布婆婆把我的故事又添油加醋地说给老季听,老季听了老泪纵横,拿着烟斗的手也颤颤的,我心想我真对不起你啊。

故事说完,老季擦擦眼泪道:“唉,当年村里年轻一辈都自觉甚高,不可一世,纷纷出了栖木林想去闯出一番事业,可是现在死的死,失踪的失踪,竟没几个混的有出息的。可苦了这小一辈的,小小年纪就没了父母,好在他们都争气,都自己修Cheng人身了。这才是我们麻雀族的希望啊。”说着老季看着我。“孩子啊,你就留下吧,金婆婆虽然是得道上仙跟着她修行是不错,但是在外面毕竟比不得家里,你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爷爷,和铃儿一起住下吧。”

我该怎么拒绝,不过这还挺诱人的,听起来不用干活不用种树了我心中一片雀跃,但是想到庄子里大家对我的期待,我又不忍心,只好说:“金婆婆对我很好,而且庄里的大家感情都很深厚,我一时实在不想离开,而且我还身负重责,一定要完成。”

布婆婆说:“别担心,你有什么困难布婆婆帮你解决。”

我叹了口气,看了看他们,说:“还不是我同住的阿芹,她在天庭桃花宴的时候偷吃了两颗人参果。”我把故事原原本本的给他们讲了一遍,当然,我把主角换成了阿芹,阿芹,我对不住你,回来一定补偿你。

老季很是感动,说:“你真是个有同情心的好孩子,为了朋友可以赴汤蹈火,我很欣赏,但是。”

但是?

布婆婆为难地看着我说:“我们是边缘族群,苍鸾可是凤凰一族的近亲,他们的事情我们还真的不太清楚。”

你不是妇联管事吗,妇女不是最喜欢一传十十传百最后变成全世界皆知的秘密的吗?布婆婆,我对你太失望了,如果是阿芹在这里一个月,我保准她连美凤凰从小到大尿过几次床都能八清楚。

我装作遗憾的样子说:“布婆婆,季爷爷,你们的恩情阿鱼我承了,待我完成对他人的承诺后我会回来报答你们的。”

老季很是感伤,镇定了一下情绪说:“好孩子,这里永远是你的家,如果在外面不开心了,欢迎你随时回来。今日天色也不早了,你还是歇息一晚再出发吧。”

布婆婆也很赞同,于是我便顺水推舟住下了,不然呢,我又没地方住。叫我住野外保不准被什么奇怪的鸟类给叼走当晚饭吃了。

铃儿给我收拾了一件房间,带我进屋后却坐下了,我也不好表达你为毛还不走,毕竟她是个可爱的小姑娘,但是还是觉得你为毛还不走。

铃儿见我表情纠结,轻笑了起来,她站起身,我以为她要走了,谁知她探头探脑的往外看看,确定没有人后把门关好,又回到桌边坐下,看着我。

我咽了一口口水,你千万别是对我有意思,我假装无意的转头视察房间。

铃儿说:“我知道青鸾哥哥在哪。”

我猛地回头看着她,说:“你偷听我们讲话。”

铃儿挑眉撅着嘴说:“不就绿豆大点事,给我听听也没事,况且我还指你一条明路,对你来说更是好事啦。”

这个腹黑的小姑娘,看着乖巧,一肚子坏水。我小心翼翼地问:“那他现在身在何处?”

铃儿滴溜溜转着眼珠,想了好一会,说:“如果我告诉你,你给我什么好处?”

你这个坏心眼的孩子,我一定要把你真面目告诉老季!我赔着笑脸说:“好妹妹你有什么想要的,只要姐姐能做到一定帮你。”

铃儿一拍手,道:“好,既然你那么爽快,那么等哪天我想到了再和你说,你先欠着我。至于青鸾哥哥,他回凤凰领地了,长老找他好像有事,你赶过去能逮他个正着,他暂时还走不了的。”说完,她伸出一只手,笑嘻嘻地看着我。

我不明所以,歪着头看她。铃儿眼睛一瞪,说:“还不给我信物,你要耍赖皮吗?”

哦哦,原来是要信物,我翻翻找找,包裹被偷了,我只好看看身上有什么。但是运气好像不是很好的样子,我现在身上唯一的,不是我衣服组成部分的东西是一根羽毛,阿芹从自己身上拔下来给我这次外出做护身符的鹦鹉毛,虽然我也对这个感到很窘,但是这毕竟是阿芹咬着牙忍痛拔下来的,随便给别人不太好吧。“喏,给你,这可是我家世代传下来的珍贵羽毛,是我家传家宝,你就放心吧。”

铃儿听我这么说,喜滋滋的接过阿芹的毛,拿在手里好奇地左看右看。

我面上抽搐了几下,呵呵,你喜欢就好,我路上得编一个羽毛是怎么在艰苦的战斗中被帝君抢走的谎了。

铃儿看完毛后就离开了,我做做伸展运动就上床睡觉了,只是我好像有认床毛病,怎么翻身都睡不着,竖着躺横着躺都清醒无比。

迷迷糊糊一直到天都蒙蒙亮,我终于有了一点睡意,眼睛慢慢合拢就要睡过去。

砰、砰、砰、砰、砰!

妈呀,一大早是谁啊!我的瞌睡虫被这阵猛敲给吓退十万八千里,简直这辈子都不敢再出现了,我愤怒却虚弱地说:“这么早是谁啊。”

“是我。”铃儿的声音传来,我可不可以一棍子敲飞她?“爷爷让我早点准备准备你的行李给你送来,天再亮些太阳就该毒了,姐姐你早些出发吧。”

我去。这不到辰时我就挂着两个黑眼圈背着铃儿的爱心包裹出了村,我站在村口,看着老泪纵横的老季和依依不舍的铃儿,一点都笑不出来,有气无力的抬起手随便甩了两下便转身走了。

太阳才冒了个脑壳,那微微弱的阳光刺进我眼中,两行清泪流下。

我站定着很想打自己一拳,刚才就顾着演苦情戏掉眼泪,一路迎着阳光。可是,凤凰的领地在哪里?

我是走到了林子尽头才清醒过来的,眼前是个烟雾弥漫的山谷,看不见对面。我小心翼翼地凑近山谷边往下看,只听见潺潺的水流声,却看不清任何东西。

我拍拍扑腾乱跳的小心脏退了回去,一屁股坐下。照这个情况我只能退回去,但是,我刚才虽然脑子不太清醒也知道那条路没有分岔,我走了一个上午岂不是白走了?想着又想掉眼泪,但是我马上给制止了,我又没在演琼瑶。

还好这边雾大,太阳没能晒死我,四周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偶尔有风吹一下,也只听风声,没听草叶树叶索索响,我索性躺下,打算睡个觉再出发。

睡梦里我又梦见乌青生辰那天我梦里那黑衣黑发的人,我依然看不见他的脸,他正举起阿芹劈柴用的那把缺了口的斧子向我劈来,我却很是冷静,瞪着眼睛看着他,斧子劈下来血花四溅,那黑人被血渐到后我终于看到他的脸,赫然是青鸾。梦到这里我就吓醒了,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雾像是散了点,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天上的月娘圆圆胖胖的样子。

我擦了擦冷汗,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妈呀,什么情况,我从来没月黑风高在野外过夜,这地方除了能听见风声什么声音都没有,更加显得恐怖。

我谨慎地眼观四路,清清嗓子,唱着最炫民族风给自己打打气,脚尖轻轻点在地上往林子里走。

忽然,一阵黑风吹过,我觉得自己的领子被人拎了起来,双脚离了地。这、这、什么情况啊?那黑风拉着我往山谷飞去,我只觉得自己两眼冒金星,大叫一声:“我死啦。”就昏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我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伸了一个懒腰突然想到,我昨天不是被怪物抓走了吗?我怎么还活着呢。

我连忙爬起来四周环顾,四面都是山壁,果然我是被怪物抓走了,一抬头发现我现在身处昨日那个山谷的谷底,旁边有一条小溪向着唯一的一个山洞里流去。

那个怪物到哪里去了,难道是我太瘦了不够塞牙缝它又出去觅食了?想着我胆子反而大了,一把抓起掉落一边的包袱,向山洞里走去。

这山洞很是奇怪,洞壁每隔一段距离就镶嵌着一颗夜明珠,我顺着一路走去,地面坑坑洼洼,差点摔了几个狗吃屎。走了好一会儿,就在我以为快走到魔物老巢的时候突然出现了天光,我三步并两步跑了出去。

这里面竟然别有洞天,土地平坦宽阔,一排排整齐的屋舍,有肥沃的田地、美丽的池塘,桑树竹林之类。田间小路纵横交错,四周环绕群山,除了了无人烟,其他简直可比桃花源记。

我没欣喜多久就想,这村子里的人该不会被那个妖怪吃掉了吧。

突然,肩膀被重重拍了一下,我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完了完了,我眼睛乱瞄了一通,终于发现右手边有块大石头,决定乘妖怪不备先把自己撞晕,之后它想怎么吃都随便了,反正我眼不见为净。

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大喝:“你身后有个漂亮女妖怪!”一个箭步冲过去,狠狠地撞了上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