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极品老婆妖孽夫》睡别人老婆是不是妖孽 健全文 极品老婆妖孽夫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1-01-21 12:05:29

《极品老婆妖孽夫》睡别人老婆是不是妖孽 健全文 极品老婆妖孽夫男妃文 连载中

《极品老婆妖孽夫》

来源: 作者:陌清影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余光,那可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陌清影原创小说《极品老婆妖孽夫》,主角是余光,那可,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不追究你问人是谁?真当她混迹江湖已久的人是傻子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追究你问人是谁?真当她混迹江湖已久的人是傻子吗?靠坐的女子笑了,笑得仿佛听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不可自已,看着男人拖延时间,眼神却有意无意瞟向床头柜,哦?这是算计着如何蠢蠢欲动么?眼神一凛,抬手就是三枪,这回,枭狼手脚全废。

“你——”瘫倒在床的枭狼不知眼前的女人不仅油盐不进,动手也是毫无预兆,内心愤懑不已,今儿怕是要交待在这了,有了这层认知,男人心叹大势已去之时也想问个明白,“至少让我做个明白鬼吧?”

黑衣女人终于起身了,也不答话,走到床前,手抚下巴将人打量个遍,眼睛看向某处一亮,从腿间抽出一把匕首扔给了一旁的女人:“啧啧,不小呢。这玩意祸害了不少人吧?为了广大的良家妇女安生和乐——美女,给你个机会,割了,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话还没说完,那颤抖的女人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没用的东西!只好我自己来了。”黑衣女人白人一眼,利落地抓过刀柄,手起刀落之下,一声惨叫,不忍耳闻。女人却是笑逐颜开,出口之话直叫人吐血,“爽了没?我可爽了!”

看着已然疼得昏死过去的枭狼,黑衣女人干脆地在他脑门上补了一枪,回头看了眼还没醒来的女人,毫无怜香惜玉之情,枪口已抵上了女人脑门:“我可是给过你机会的!不用太感谢我送你们这对鸳鸯共赴黄泉,走好!”

“哦,虽然你们都听不见了,我还是满足一下你们的好奇心吧。我——血狐狸!”

这回可算是让人做了个名符其实的明白鬼,瞧她多好心!收枪转身,行至窗前,余光瞄到一尊猫女神神像,这可是好东西啊,那得顺手牵羊不是?掂了掂手里的东西,利索往怀里一揣,窗台前对着由远及近的直升机比了个OK的手势,在一早准备好的钢索上扣上安全扣,潇洒地将自己交给空荡无阻的夜空。

“呦呵——我靠!”

断裂的钢索,迅速下坠的人影,想起刚才看到直升机里同伴嘴角的笑心底了然,既然如此,死也得拉个垫背的。号称佣兵之王的血狐狸名头可不是平白而来,除了那个男人,没人知道她会异能,那就一起下地狱吧!

“轰——”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起,尽管有那么些不甘心,可女人还是露出了满意的笑,这一刻,火光照亮了整个夜空……

画面就此定格,不屑的冷哼声起,俨然就是冷面冥皇所发:“Jian猾狡诈、狠戾无情。常言道世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此女二者齐占,冷血无心,当之无愧的恶女。如何会爱人?更不值得被人所爱。这一回,你可要输了!”

“那可未必!”小姨子悠闲弹了弹指甲,悠悠叹了口气,垂眸掩了神色。

姐夫,你只看到了她的恶,却忽略了她所受的苦,还有句话叫人性本善,更何况爱情这东西可玄妙得很呐!

冥后不语,摇头浅笑,心底暗道:夫君啊夫君,逢赌必输的你怎么就是不长记性呢?这一次,铁口直断的话还真是说早了!

疼!火辣辣的疼!全身上下就像被拆散了架!不,不对,能感觉到疼说明没死。没死?高空,几百米高空坠落,不说跌得面目全非,无知无觉成了植物人都是奇迹。可这真实的痛感是怎么回事?

转了转眼珠、动了动手指,是真的能动!蓦然睁眼,天色虽暗,可还是能分辨出周身的杂草和四处的树木,这是哪?晚风吹过,吹得林间树叶沙沙作响,一丝寒意侵袭而来。谁能告诉她从繁华都市高空坠落会一跌来到荒郊野外?

难道是地狱?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她都有异能了,也见识过各种稀奇古怪的事,谁能说这个世界就没有鬼神?地狱么!是呀,身为佣兵之王的血狐狸可不是好人,满身血腥,身上背负的人命多不胜数,除去下地狱还真不作他想。难不成她这样的人还能上天堂?自嘲扯了扯嘴角,老天果然是公平的,让恶贯满盈的她去了该去的地方。只是——

地狱又怎样?反正做惯了恶人,就恶到底吧!既然活着能杀人,来到地狱一样杀鬼,那就闯上一闯!

血狐狸再次动了动手。

“嘶——”

骨折了?怎么人死后也带着伤呢?抛去心底的不满,再次动手。“咔嚓”一声,接骨完成。

血狐狸没有轻举妄动,身为佣兵之王,对于自己不熟悉的地方自然要先打探清楚,更何况身处地狱。

只是这里除了风声,未免安静过头,倒像是来到了深山老林。

跐溜一声,余光瞄见一只灵活的动物在树枝上蹿,没看错的话,那是只松鼠。

“呵呵,这地狱也没有想象中可怖嘛!”血狐狸终于动了,可没料想自己的身体此刻太不中用,区区坐起的动作都觉得力不从心,以至于上半身才起来又倒了下去,以免再次和大地亲密接触,下意识手掌撑地。

“靠!”极不文雅爆了句Chu口,她怎么不知自己的身体像现在这样脆弱如婴儿?不过被荆棘刺伤了手掌,却钻心地疼。

抬手一看,就懵了,确切的说是惊悚了。她不是瞎子,就着月光,尽管光线不亮,也不至于认不出自己的手。可这双手——

手指细白,用十指芊芊形容一点都不为过。整双手细嫩光滑,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惯了,所以小小的擦伤就能带起血红一片,更别提本就受伤,那抹血红在白皙的手上显得特别亮眼。还有,指甲上,没看错的话,是指甲油吧?她什么时候擦过这种东西?

不,这绝不是她的手。尽管她肤质也白,可手掌上的厚茧是惯用枪械留下的印记,而这双手,显然是不知人间疾苦的富家女才有的手。

疑惑间,一缕青丝垂于眼前。长发!还是烫过的?随手一拨,身后的秀发全数来到了胸前。她向来怕麻烦,这种长度的头发自己绝不能容忍,更别说会在头发上花功夫整些有的没的,直接一剪刀下去,短发,干净利落。不仅如此,这身装扮……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