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暮向晚归:你好,首席大人!》暮向晚归 你好 首席大人 凉风深巷 精彩内容 暮向晚归:你好,首席大人!同人志

更新时间:2021-01-11 06:01:20

《暮向晚归:你好,首席大人!》暮向晚归 你好 首席大人 凉风深巷 精彩内容 暮向晚归:你好,首席大人!同人志 连载中

《暮向晚归:你好,首席大人!》

来源: 作者:凉风深巷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江暮升,郁从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暮向晚归:你好,首席大人!》的小说,是作者凉风深巷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其实这一切我都要感谢江暮升。 因为全身上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其实这一切我都要感谢江暮升。

因为全身上下的行头,都是是那个男人给我买的。

想想江暮升办公室金碧辉煌的墙壁,就知道这男人有多土了。可能在有钱人眼里,穿金戴银就是审美吧!

不过好在我的三观比较正常,这货最近在我的熏陶下,审美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敲门之后,开门的是谢芷兰,一身灰色家居服,面容略显憔悴。

果不其然,见到我之后谢芷兰眼珠子都瞪圆了,“你、你是郁向晚?!”

我想她一定是被我的美给震撼到了。

“你们几个,给我进去,搜!”我抱着胳膊,语气第一次这般凌厉。

“是,夫人!”

我带来的三个人推开谢芷兰,然后毫不客气进入到房子里。

“你们干什么?我要告你们私闯民宅!”谢芷兰如同炸毛的鸡,一时间扯着嗓子吆喝个不停。

“私闯?”

我不以为意冷嗤,“这本来就是我的房子吧!”

说话的同时,我环顾四周,谢芷兰不知什么时候竟然重新装修了郁宅,墙壁的颜色原本是白色的,现在成了灰绿色,窗帘也换成了新的。

原本那淡紫色绣着小花的窗帘,是我妈生前最喜欢的,爸爸即便是娶了谢芷兰,也留着不少与母亲相关的东西。

可是现在呢?

都被谢芷兰破坏了!

一时间,我气得牙根都作响,“谢芷兰,我警告你,你若是再敢动这个家里的一分一毫,我饶不了你!”

“你算个什么东西啊郁向晚,还敢命令我?”

谢芷兰抬起一根手指戳了戳我的肩膀,“唷,嫁入豪门了是吧?出息了是吧?”

我刚想开口,二楼上那几个人跑了下来,我便止住话,其中一个到我跟前,附在我耳边低低说,“找到了夫人。”

终于,我那颗忐忑不安的脆弱心脏恢复了平缓。

找到就好,找到就好。

还好,母亲的最后一点留恋我守住了。

我便吩咐他们几个去门口等着我,然后整个大厅只剩下我和谢芷兰两个人。

空气几分沉寂,我干脆开门见山,“什么时候搬出去?给个准话吧。”

“呵呵,你在说笑话吗?”

谢芷兰掩面轻笑,笑意却是讥讽的,“郁向晚,你最好搞清楚一点,现在这个房子的主人是我,不是你,就算郁从欠了债又如何,我才是这房子的所有者。”

“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父亲的名字。”我语气沉冷,一字一句。

“哦?是吗?”

谢芷兰满脸写着不在乎,甚至可以说是鄙夷。

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难道不怕我去告她吗?

思此及,我裹紧身上的披肩,攥了攥发颤的指尖,告诉自己别怂,在这种欺软怕硬的人面前,就是要拿出气魄和气势!

“我劝你们还是趁早搬出去,否则就别怪我走法律程序了。”

“好啊,走就走吧,大不了我就负责偿还郁从一半的债务呗,不是什么大问题。”

谢芷兰愈加猖狂了,走到茶几旁倒了杯水然后慢条斯理抿了一口,那双尖细的眸子在打量我,眼里尽是不屑。

我实在是搞不懂,明明上次谢芷兰还是一副唯唯诺诺的老鼠样,现在是怎么了?

还是说她在故意装,难道她真的不怕我告她了吗?

另外还有江暮升,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了,跟变了个人似的。

谢芷兰喝了半杯水,放下杯子,凉凉睨了我一眼,“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家绾绾也傍上了一个大款,现在飞黄腾达的可不只你一个人,不就是区区三百万吗,对我们家绾绾而言,小意思。”

原来是这样,难怪谢芷兰说话这么有底气了。

“既然如此,你们家绾绾有钱,还霸占着我的房子干什么?”我抿紧了唇瓣,“房子是我爸买的,我妈也垫付了一部分钱,所以你和你的女儿,无权利住在这里!”

“唉,郁向晚,嫁入豪门也没见你脑子有长进啊。”

“你什么意思?”

“好吧,既然你不到黄河心不死,我就让你明明白白死心。”

谢芷兰冷哼一声,陡然站起来踱着步子进了她的房间。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只是谢芷兰很快出来,然后手里多了一张房产证。

她拿房产证做什么?

“你看看,上面到底写的是谁的名字?”

我皱着眉,定睛一看:

大脑顿时空白一片。

“这不可能!”

上面,怎么可能写的是谢芷兰的名字!

“你还不知道吧?郁从生前已经将房产证的名字改成了我的,怎么?你那个爱你疼你的爹没告诉你这件事吗?”

“……”

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心里钝钝的难受。

真的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明明说过此生最爱的女人就是我的母亲,他明明说过,他娶谢芷兰只不过是不想晚年自己孤独终老。

这也是我为什么同意父亲和谢芷兰结婚的原因。

因为我是女孩子,他只有我这一个女儿,我总归是要嫁人的,到时候的确是需要一个人代替我照顾父亲。

可是我没想到,父亲竟然将房产证这么重要的东西,轻而易举转让给了谢芷兰。

难道他之前所说的那一切,都是骗我的吗?

“我猜他是怕你接受不了,所以才没告诉你吧!”谢芷兰爆发了一阵笑声,“郁向晚,要我觉得哈,你就跟你那苦命的娘一样,享不了几天福的,说不定过几天,那位江先生就将你踢出去了,哈哈哈——”

听着这笑声,刺耳。

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别人说我的父母,尤其是我妈。她怎么说我都行,但是不能说我的母亲!

这几日的负面情绪,顿时到达了一个临界点,再加上父亲转让的房产证,以及谢芷兰毫不遮掩的笑声……

导火线,一触即发。

我控制不住地冲着谢芷兰扑了过来,用我留的那点寸指甲想挠她的脸。

当时我是真的忍不了了。

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女人?以至于现在的我一度怀疑,父亲的死和这个女人有关!

谢芷兰反应很快,抬手挡住,我的指甲顺势挠在了她的手背上,细细的一道,很快便有了红色的抓痕。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