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慎始如终》慎始如终则无败事作文 反攻 慎始如终Mary

更新时间:2021-01-06 06:01:19

《慎始如终》慎始如终则无败事作文 反攻 慎始如终Mary 连载中

《慎始如终》

来源: 作者:灵丹非妙药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薛晚,顾慎远

《慎始如终》为灵丹非妙药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在驿站躺了两日,薛晚的身子就渐渐的好转,从医馆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驿站躺了两日,薛晚的身子就渐渐的好转,从医馆出来的路上恰好撞见一家正在办婚事,薛晚便走不动了,站在人群外围看了半天,喃喃道“原来成亲是这个样子的啊。”

顾慎远有些奇怪,她的名簿写着是个寡妇,难道从未成亲?“你没见过?”

“我是望门寡,才定了亲事那人就死了,说来我还从未见过他的样子呢。”薛晚道。

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原先只当她运气不好被选进来,现在一听这根本就是命不好,十来岁的年纪就已经做了寡妇,还偏偏是最让人避之不及的望门寡,他忽然有些可怜她。“再看看?”

“算了,看了让人羡慕,可我已经没有机会了。”薛晚皱了皱鼻子打算离开。

恰好赶上主家的人出来撒糖,铺天盖地的砸了一脑袋,直接把薛晚砸得眼眶都红了,委屈巴巴的捂着脑袋抽鼻子。

动作比脑子动的还快,顾慎远迅速站到路边替薛晚把砸过来的糖挡住,不得不说主家的糖用料还真是足,砸在身上怪疼的

他低下头想问她怎么样了,却看见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企图去接越来越稀稀拉拉的糖,却被刚才的疼吓得畏畏缩缩的,好半天一颗都没接到。

“糖。”他摊开的手心里稳稳当当的落着即刻用油纸包裹好的糖,带着掌心的温度落到另一个人的掌心里。

薛晚惊喜的看着手里的糖,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眉眼弯弯合不拢嘴。“我在家的时候娘不许我吃这些东西,这下子可以放开了吃了!”

已经快中午了,口袋里的银子不多,不过顾慎远还是决定带她去餐馆里吃一顿饭。

“吃什么?”

嘴里含着糖块让薛晚的话听起来很含糊,不过顾慎远还是费力的听了几个名字,想了想点了两样她喜欢的菜,就这样开始吃饭。

薛晚吃了两口问“你平时就这么话少吗?”

“嗯。”他往嘴里塞了两口饭“对不起。”

薛晚愣了一下“为什么突然道歉?”

“替选。”顾慎远压低声音道。他若早知她这样坎坷便是挨打也好过今后日日看见她就觉得愧疚。

反倒是薛晚摆了摆手不在意道“没什么,本来就是我做错了,你没有真的检举我就已经很好了,哪里还能怪你。”

“你不生气?”顾慎远发觉她脸上表情淡定自然,看不出来一丝勉强。

“生气也没有用啊,我都已经到这里了,难不成还能回去吗?”薛晚道。

车上只有薛晚随身的一个小包裹,连被褥也没有,空荡荡的看起来可怜的要命。顾慎远咬咬牙买了一床薄被,幸好现在天气还没有冷,不然就凭他手上这点钱恐怕根本没有办法撑到回去。

出城的时候薛晚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好几次,明白这大概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这样的城池,今后余生恐怕目所能及的地方都只有茫茫白雪。

“你见过雪吗?”薛晚坐在门边问。

顾慎远点了点头“见过。”

“难道就没有人说你是个木头人吗?”薛晚百无聊赖的看着车外几乎没有什么差别的景致“我们还要走多久才能到?”

“五天。”顾慎远聚精会神的看着四周,寻找适合过夜的地方。只是他没有想到比起过夜,更难的是找到薛晚能吃的东西。

薛晚为难的看着他递过来的烤兔子“我可以吃馒头吗?”

“不可以。”

兔肉吃到嘴里其实和别的肉差不太多,顾慎远又是精于此道的人,其实味道很不错,可薛晚却也只吃了一个腿就放下了,小心翼翼的捂着肚子小口小口的抿着水。

一个时辰之后顾慎远就明白为什么她会看起来这么为难了。晃动的草丛后面,薛晚觉得自己这条小命几乎就要交代在这里,拉肚子拉得两腿发软,差点站不起来。

顾慎远拉了拉手里的绳子“你还好吗?”

“还好。”薛晚有气无力道。

好不容易重新躺回车上的薛晚整张脸白得像纸一样,嘴唇发紫,看起来和命悬一线也不差什么。顾慎远眉头挤成川字“你还好吗?”

薛晚闭上眼睛,头晕耳鸣小声道“没事,大概是吃坏了,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可是顾慎远回忆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她究竟吃了什么自己没吃的东西,可自己每样东西都在她前头吃,怎么就不见自己有问题?

“歇着吧。”地上燃着篝火,照亮了两人之间的一小块空地,薛晚侧躺在车里,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连多说一个字的力气都没有。

鸟叫声将清晨带来,顾慎远在外头睡了一夜,身上带着薄薄的一层露水,湿润的感觉并不重,却足够让薛晚惊讶。“你不冷吗?”

“习惯了。”顾慎远道,心里琢磨着到了下一个驿站得准备些干粮,不然要是一直这样什么时候才能到玛瑙城。

车子刚刚开始动,薛晚忽然问“你要是现在放了我会有人知道吗?”

顾慎远挥动马鞭“会。”

“啊,你就不能说我在路上病死了吗?”薛晚难掩失望,靠在车壁上看他驾车。一路上路过了多少青山绿水,没有一处真正令他挪开眼睛。“顾慎远,你为什么要当兵啊?你当兵多久了?”

“不关你的事。”顾慎远冷声道。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一下子变凶了,不过薛晚却并没有太害怕,这人除了话少,其实也不算坏。“不想说就算了,我们今天能不能不吃野味啊?我想吃包子,不然馒头也行。”

“驿站。”

薛晚一下子反应过来“你是说我们今天晚上能到驿站休息吗!”

“打尖。”

“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一点!”薛晚道。

她的声音里仿佛掺着些类似撒娇的东西,听得顾慎远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干咳两声“不过夜。”

“没事,只要能吃上热乎的就好。”薛晚并不是很在意他的冷淡,一门心思的惦记着自己今晚能吃什么。

顾慎远没好意思告诉她自己的职位不高,去了那边恐怕没有办法吃到什么好吃的东西。

出乎他预料,刚刚出锅的馒头就让薛晚吃得笑眯眯的,一个劲的夸他,差点让他以为自己给了她什么山珍海味。

“我们以后可以每天都来吗?”薛晚兴奋道。

他本该拒绝,却在她的眼神中怎么也没办法摇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