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分天下梦》傲视三国三分天下下载 紧缚 三分天下梦章节列表

更新时间:2020-09-13 20:04:01

《三分天下梦》傲视三国三分天下下载 紧缚 三分天下梦章节列表 已完结

《三分天下梦》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李花之白 分类:武侠 主角:屠熊,唐生

李花之白新书《三分天下梦》由李花之白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屠熊,唐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阳光懒洋洋地透过树隙照在通往潜龙镇的山道上,唐生拖着歪斜的背影,麻木地在狭窄的山道上挪着步,一颗没有着落的心,似乎也被牛车上清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阳光懒洋洋地透过树隙照在通往潜龙镇的山道上,唐生拖着歪斜的背影,麻木地在狭窄的山道上挪着步,一颗没有着落的心,似乎也被牛车上清纯美丽的农家少女带走了。

约行出两里,背后突然响起急促的马蹄声,杂带着嚣张霸道的呼喝:“前面的小子快闪开,莫阻着老爷们的好事。”唐生略微迟疑,侧避道旁,两匹快马擦身而过,把地上的尘土卷起高扬。唐生惊魂未定地擦了擦额上冷汗,暗怒马上两人太过横蛮,自己若再慢得半点,只怕已被奔驰的快马撞倒地上,身遭践踏了。

两匹快马前奔数步,倏然停下,一个黄瘦汉子调转马头,骂道:“***,臭小子走路不长眼睛,差点累老子从马上摔下,不要走,吃老子一鞭。”说罢,手中马鞭已向唐生劈头打来。唐生闪身躲过马鞭,只听“啪”地一响,结实的土地上已抽出一道裂痕。黄瘦汉子一鞭不中,又横起一鞭向唐生面门抽来,口里叫道:“小子倒还有点本事,再吃老子一鞭。”唐生抬臂向上一纵,马鞭从脚下扫过,却把道旁一根杯口粗的小树抽断。黄瘦汉子还待再抽,另一匹马上的白胖汉子劝道:“王大哥,跟个无名小子较什么劲,枉自跌了咱们‘灌县双杰’的名头,正事要紧,咱们还是赶紧上路吧。”黄瘦汉子道:“张贤弟说得有理,咱们这就上路。”说完,调转马头,一扬鞭,马蹄踏踏,向潜龙镇方向奔去。白胖汉子向唐生一抱拳,道:“这位公子,山高路陡,走路当心。”也不待唐生答话,一转马头,追黄瘦汉子去了。——原来黄瘦汉子名叫王横,白胖汉子名叫张英,为结义兄弟,两人自幼练得好拳脚,尤其深识水性,可在湍急的岷江水里逆游数里,在灌县城大大有名,人称“灌县双杰”。

唐生看着两匹快马远去,摇头苦笑:自己孤身避祸,一出门就被一个红发女贼盗走了坐骑,枉走许多路程,眼见潜龙镇将到,又被两个过路的江湖客莫名其妙地打了两鞭,如此险恶的逃难之行,自己却还魂不守舍地想着美女,真是荒唐可笑。

唐生打起精神,又走了一阵,透过树梢望见远处一杆高高的大旗迎风飘扬,大旗上用金线绣着一个大大的“屠”字,好不威风。近前,呼喝声响起,却是刚才遇到的“灌县双杰”王横、张英,正跟七八个身手矫健的大汉在镇门外激烈步斗。另有五六个敞胸乱发的闲汉,堵在镇门口瞧看热闹,“灌县双杰”的两匹马拴在路边,正低头啃着地上的青草。唐生悄悄地闪在道旁的树后,远远地窥望,心里十分惊奇:想不到潜龙镇竟藏龙卧虎,敢找“灌县双杰”的麻烦。

围攻“灌县双杰”的一众大汉明显都是会家子,一拳一脚颇有些功底,打起来拳脚生风,招式狠辣。双方激斗了一盏茶的时间,“灌县双杰”渐渐显出真本事,不仅招式出奇,配合尤其默契,两人错身而过间,王横已出拳打倒一个,张英也出脚踢倒一个。看热闹的几个闲汉一声喊,也拥上助拳,向王横、张英攻去,顿成以众凌寡之局。王横、张英背靠着背,拳脚从容,进退有度,不一会功夫,又打倒两个。这时一个大汉跳出圈外,偷偷溜进了镇里。

不一会,那个溜走的大汉引着一个膀大腰圆,挺着黑肚皮,浑身肥肉抖动的高大壮汉快步奔来。高胖壮汉人未到,声先到,怒吼道:“哪里来的泼皮,敢在咱潜龙镇撒野?”众大汉闻言纷纷跳出圈外,口里叫道:“好了,熊爷来了,你两个什么‘灌县双杰’,名号要改成‘灌县双尸’了。”

“灌县双杰”并肩而立,冷冷地看着大步奔来的高胖壮汉,王横冷哼一声,道:“好一座肉山,看起来倒有点人模熊样。”张英低声道:“王大哥,瞧这厮膘肥体壮,一身蛮力,切不可小觑。”

高胖壮汉奔近王横、张英身前,眯缝着小眼睛瞄了瞄,轻蔑地一笑,道:“老子还当什么了不起的英雄好汉驾临本镇,原来是你两个貌不惊人的小角色。”

王横怒目一瞪,道:“瞎了你一双狗眼,你去灌县城打听打听,提起咱‘灌县双杰’的名头,谁敢不竖起大姆指,说声好?”张英一抱拳,道:“咱两兄弟过镇办点小事,请好汉通个姓名,让条路出来,如何?”

高胖壮汉冷笑道:“你两个为潜龙镇悬赏而来,以为老子不知?若问老子姓名,老子行不改名,坐不更姓,人称‘小熊罢’屠熊的便是。你两个把银两马匹留下,老子就放你们进镇。”

王横冷哼一声,道:“原来你就是屠熊,老子还当有三头六臂,看来不过是一头肥猪。”张英接道:“光天化日也敢耍横明抢,当咱们‘灌县双杰’吃素的?”

屠熊道:“找死。”大步踏上,右掌一挥,向王横面门拍去。

王横轻蔑地一笑,道:“老子就先取熊掌下酒。”一抬手,左手已抓住了屠熊来掌,右手向下一错,却穿到屠熊肘下,猛地往上一拍,这招叫“攀花折枝”,正是断人手臂的杀手。“灌县双杰”一向秤不离砣,配合默契,同时间,张英已快速绕到屠熊身后,双拳向屠熊背心猛击。

围观的众大汉忙叫:“屠爷,小心那贼厮鸟使Jian偷袭。”

屠熊哈哈大笑,右臂一沉一屈,就势往里一拉。要知屠熊天生神力,一拉之力就算奔牛也可倒拽而回,捉住屠熊右掌的王横如何抗衡得起?王横被屠熊蛮力硬扯,身不由已地向屠熊身上扑跌过去,“攀花折枝”的妙招再也无法使出。王横打斗经验甚丰,虽惊不乱,在身子急倒中猛然变招,左手一松放开屠熊,右手一记“窝心拳”,向屠熊胸口狠狠打去。只听“彭彭”两响,王横和张英的拳头同时击中了屠熊的前心和后背,却如打在一堵肉墙上,不动分毫,王横和张英面上失色。说时迟,那时快,屠熊两手一伸,已分别抓住了王横的颈和腿,如提童稚般一把扯起,高举过顶猛旋。张英一声惊呼,向后急退,险险躲开了屠熊手中挥舞的人身。屠熊把王横身体旋转五六圈后,奋力掷出。“吧嗒”声响,头晕眼花的王横远远地跌在地上,数根肋骨已断,咯血当场。众大汉发声喊,冲上去对无力反抗的王横出脚狂踢,如一群饿狼噬咬可怜的猎物。张英悲呼一声,撇开屠熊,向王横急步抢去救援。谁知屠熊动作更快,抢先出脚,把方寸大乱的张英绊倒,再一跃身,胖大的肥躯飞坐到张英身上,左右拳连挥,已在张英面门痛打了十几拳。张英怎当得屠熊蛮力,转眼就被打得脸烂嘴歪,耳鼻流血,眼见是不活了。那边跌成重伤的王横也没了呼吸,已被众大汉乱脚活活踢死。屠熊站起身,拍了拍肥大的手掌,轻松地笑道:“两只小苍蝇没头瞎撞,赏金没贪成,倒撞在老子网里作了美食。小的们,把两只小苍蝇的皮拔了,扔出镇外喂狗。”说罢,摇摆着胖大的肥躯,慢慢往镇里去了。众大汉哄笑声中,把已死的王横、张英衣服剥下,身上财物搜刮干净,牵走路边的两匹无主之马,却把王横、张英的尸体扛起,丢到了镇门外的小树林里。

眼见两个活跳跳的江湖好汉转眼成了两具尸体,唐生在树后惊得呼吸急促,心跳加速,顿感进退失据:自己避祸来潜龙镇投奔唐方叔,本以为潜龙镇是一片平安悠闲的乐土,谁知小镇竟被屠熊这样无法无天的恶霸搞成了最危险的地方,现在镇门被屠熊一帮手下守住,自己如何才能平安进镇?真是有路去不得,有家归不得,天下之大,何处才能容身?

唐生寻思良久,蓦然想起临行前唐伯的叮嘱“不可堕了威风”,就象重锤一般敲进唐生的心里,把唐生埋藏的勇气一点点敲打了出来,是啊,同样的年纪,父亲只身闯CD何等豪气,我为何见困难就退,如此懦弱?

唐生深吸一口气,一咬牙,硬起心肠,走出树林,大步向镇门走去。唐生抬眼望着镇门口飞扬的“屠”字大旗,眼角余光偷偷打量着镇门口虎视眈眈的一众恶汉,心里忐忑不安。

到了镇门,一个身材颀长,面孔瘦削的男子横身拦住了唐生去路,拦路男子绰号“小张三”,是潜龙镇有名的泼皮,由于会得几手拳脚功夫,平日里跟着屠熊打混些饭吃。

小张三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唐生,转头向身后众大汉笑道:“这有钱人家的哥儿倒知趣,晓得咱们想喝酒,专门跑来送酒钱。”身后大汉们大声哄笑,有人叫道:“小张三,你小子还等什么,还不快些向公子爷讨赏。”

小张三伸出右手,凑到唐生面前,戏笑道:“请公子爷赏两个酒钱。”

唐生沉着气,从怀中掏出锦包,取出一锭银子,交到小张三手中,道:“够了吧。”

小张三掂了掂手中的银子,贪婪的眼睛看定唐生手中的锦包,直看到唐生重新把锦包收入怀中,才开口道:“这锭银子怕有二两吧,公子到底是读了几年四书五经,懂得礼数。只是公子若想进镇,却还不行。”

唐生一拱手,道:“在下远道初来,不知道进镇还有什么规矩,请这位大哥多多指教。”

小张三横着眼,抬高声音,道:“好说。我看公子是斯文人,不象那些穷疯了想来咱镇上胡混赏金的江湖浪子,本人小张三,莫说没提点公子,进镇的规矩‘赤条条来,赤条条去’,是熊爷早就订下的,那可是半分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