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城市监狱》辽宁监狱最多的城市 BI 城市监狱弱受

更新时间:2020-04-18 20:03:09

《城市监狱》辽宁监狱最多的城市 BI 城市监狱弱受 已完结

《城市监狱》

来源: 作者:雀踏枝 分类:婚恋 主角:李大年,王得利

《城市监狱》由网络作家雀踏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李大年,王得利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都市梦魇(雀踏枝) 九十年代初,中国大地上的经济建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每一寸土地都迸发着焦躁与热情。北方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都市梦魇(雀踏枝)

九十年代初,中国大地上的经济建设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每一寸土地都迸发着焦躁与热情。北方的一个山村,此刻月上中天,四周寂寥无声,满天的星斗像一颗颗宝石挂在了低垂的空中。

月光偏爱似的洒满了一户农家院中。院子不大,却收拾得干净整齐。一只黄狗懒散地趴在大门口,似睡非睡。南北走向的房子里却还亮着灯,只是两边窗户被帘子遮得严严实实。

屋里的南炕上一个精巧的鸳鸯枕上,枕着一对男女。就像枕上的两只鸳鸯一样,也是交颈缠股。这是一对刚结婚一个月的小夫妻,还都迷恋着对方的身体,如饥似渴。看样子他们刚完事。男人的脸上还挂着汗珠,一只手搂着女人,另一只手摩挲着女人的脸颊。女人脸上的红云还没散去,仿佛一只刚被雨露浇灌的玫瑰。女人柔声说:“顺子,我不想在农村待一辈子!我们进城吧。”女人略带恳求的语气中透着坚定。叫顺子的男人的手停住了摩挲,他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说:“红杏我们在这有房子有地,只要我肯出力气,保准你过上好日子!到城里干嘛呢,你也回来吧,别在城里打工了,给人家端盘子洗碗不自在啊!”

红杏把顺子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拿了下来,生了气:“你怎么这样没出息!你看咱们村里和你同样大的男人哪个在家种地了!市里多好,多开眼界啊!”顺子叹了一声:“唉,我们去了市里啥基础也没有,我怕你受苦啊!我打算今冬扣两个大棚……”话没说完就被红杏打断了:“扣什么大棚,我可不回来跟你种地,告诉你城里我去定了,你要为我们孩子的将来考虑就进城!”说完她转过身子背对着顺子了。顺子的反应还算快,他马上意识到红杏有了身孕。他乐得一下子从炕上跳了下来,把脸凑到红杏的脸前惊喜地问:“你有了对不对,是不是?”他连着问了两遍。

红杏又转过来说:“就是因为有了,我才想到城里去。让我们的孩子也能像城里的孩子一样有好的学校上。”顺子在听到老婆亲口证实了这个事后,高兴的在地上蹦了三下,兴奋地喊:“行,红杏,都依你!只要给我生个大胖小子,就是到外国都行!”红杏扑哧一乐,见顺子光着身子站在地上,她忙说:“瞧你,不嫌磕碜!快上来。”顺子一跃上了炕又把红杏搂在了怀里。

第二天一早,红杏就进城了,顺子怎么也没留住。顺子看着空荡的屋子,心里有些凄凉。这刚结婚一个月媳妇就走了,这对顺子来说真有些受不了,可他是很爱红杏的。他和红杏是初中同学,打从那阵他就追红杏,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跟红杏结成夫妻了,什么事,顺子都是依着红杏的。昨天红杏说的事让顺子后半夜一点都没睡。这进城的事太大了,他想找哥去商量一下。 顺子从小就没了父母,哥俩相依为命。

三伏的天,一早,太阳就卯足了劲放着热浪,地里的苞米被晒的无精打采的。顺子沿一趟垄沟走了十分钟,到了兄长家的门口。他推门进了院,院子里没人,他知道哥嫂都是勤快人不可能还没起炕。他迈步上了台阶喊道:“哥,我来了。”他刚到门口,嫂子迎了出来:“呀,是顺子啊,快进屋,吃没?我这刚把桌给你哥放上,进屋吃一口吧。”顺子一笑:“行,还真没吃早上饭呢。”说着他进了屋。顺子见哥盘腿坐着,炕桌上已摆了两盘菜。顺子他哥一招手,让顺子坐了上来喊道:“快给我兄弟再添一副碗筷,把酒拿来,几天没跟顺子喝了。”

他看着顺子似乎有心事问:“你大清早的来我这有事吧?昨儿红杏回来了,怎么?小两口闹别扭了?”顺子的嫂子已把碗筷摆了上来,又开了一瓶白酒。顺子拿起酒瓶先给哥倒了一碗,自己也倒了一碗说:“哥,我想进城去。”说完他喝了口酒。顺子他哥端起的酒杯一下子停在了空中,很是吃惊地问:“进城?你进城干什么?也去打工?那你的地怎么办?”顺子又喝了一口酒说:“地不种了,和红杏到市里生活。红杏有了,她想让孩子在市里念书。”

顺子他哥把端起的酒碗重重地往桌子上一放,里面的酒被震动得溢出了不少。大声道:“这不是胡扯吗!在农村孩子就不能念书了?咱城里头认识谁啊,你去了还不喝西北风?现在咱一年种地也不少挣,干嘛去城里遭罪呢!红杏那丫头就是野!书没念完就进城打工了,这几年心更大了,这结了婚也不老实地在家待着。你呀,尽给自己找罪受!”顺子没吱声,那碗酒已喝了大半。顺子的嫂子使劲地推了自己的丈夫一把说道:“你大清早的喝了些猫尿胡说些什么?红杏和咱都是一家人了,我看她的想法也不是不对,这农村的学校能和城里的学校比啊!你当哥得少管这事,还得让咱兄弟自己拿主意。”顺子的哥听媳妇说这话,瞪起了眼睛说:“他是我亲兄弟,我不管谁管?这事我不同意!”直说到这,他才喝了一大口酒。顺子知道嫂子那么说是怕落埋怨,他一仰脖,喝干了碗里的酒下了炕说道:“我哥说的对,我回去再跟红杏商量一下。”顺子说完出了屋。

顺子的嫂子埋怨自己的丈夫说:“王得利你傻呀!也不先问问顺子是怎么想的,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去,你看兄弟不乐意了吧。”

“我当哥的还跟他掖着藏着啊!”王得利瞪着眼睛冲媳妇喊了一句。他媳妇摇摇头:“我说虎子他爸,咱这兄弟现在成家了,有了自己的天地了,咱可不能再做他的主了。你让人家红杏怎么想?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的。”王得利没心思吃饭了,点了一支烟吸了两口叹了一声:“唉!你说得也对。可他进城了,他那房子和地怎么办?那房子可是刚装修的新房啊!难不成卖了?还有那地,都种上了,眼看就要秋收了。不行!要走也得先把地收了再走。”他媳妇一乐:“你还真把自己当爹了是不!现在就是你老子在世,我看顺子也不一定听了。你看不出来啊,顺子对红杏是百依百顺的!这事顺子走定了。”王得利没接茬,他还是了解他的弟弟的。

顺子回到了家里闷坐了一上午。下午时给红杏工作的饭店打去了电话,他知道这个时候红杏不忙。“喂,红杏啊,我看进城的事我们在商量一下吧。”“商量什么!我房子都租好了,你昨晚不是都答应了嘛,你是不是又去你哥那了?我告诉你顺子,你要是不出来我就不回去!我就在租的房子里生孩子!”红杏连珠跑似的说完话就果断的挂了电话,不给顺子再说话的机会。顺子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听到了忙音,气得啪的放下了电话,他心里知道红杏说得出做得到。他回家坐在炕上抽了会烟,想了一会,心中已定了进城的想法。他抬眼看了看这新房,想这房子是不能卖的,自己和哥辛苦了几年才盖起来的还是让哥给照看些吧,至于地就给哥种吧,自己一心无牵挂地进城,只要这辈子能和红杏白头到老在那都一样。顺子打定了主意又给红杏去了个电话,让红杏给他几天时间。

顺子心想要离开这个小山村了,应该跟朋友邻居告个别,他先想到了最好的朋友李大年。李大年在镇上的一家酒厂上班,晚上也在酒厂里住,今天就去找他喝个痛快。顺子想到这骑上摩托车奔镇上去了。

镇子不算大,但很热闹,主道两边都是摆摊买东西的商贩。顺子无心逛街,直来到那家酒厂等李大年下班。顺子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多李大年才下班。两人来到了一家小酒馆。李大年很高兴:“我说顺子,这结了婚就不敢出来了?咱俩可半年没见面了。”顺子笑了笑:“红杏不让总喝酒!” “你可真听媳妇的话啊!今天怎么了?请好假了?”李大年故意讥讽顺子。顺子听了李大年的话,突然间有了一种失落感。他略带忧伤地说:“大年,我要到市里去生活了,这以后啊见面的机会更少了。”说完他给李大年倒满了酒。“到城里去?有熟人吗?”李大年锁着双眉问。顺子说:“哪有熟人啊,是红杏要我和她一起到市里去生活。”

李大年喝了一口酒说:“这到市里也挺好,机会肯定比农村多了,只是头三脚难踢!你这一去不回来了吧?”顺子一笑说:“混得好了还回来干嘛,大年,我俩从小玩到大,这一走啊,还真想你啊!”李大年叹道:“你这一走啊,下回喝酒还不定什么时候了!”顺子举起杯跟李大年碰了一下说:“只要你想我了,打个电话我就过来。”李大年一口喝尽了碗里的酒,把碗一放说:“行了吧!你有功夫还不够陪红杏呢,我可不敢找你。记得有一次我找你喝酒,你小子为了陪红杏胡说你在医院呢,弄得我跑了一趟县医院看你。你可够损的了!想起这事我现在还有气呢。”顺子哈哈一笑:“那次是我有些过了。好,我自罚一碗!”顺子连喝了两碗。

起风了,吹动着树叶沙沙地响着,像是奏着离别的曲子。李大年心生伤感,说道:“顺子啊,我这辈子都记得那年你跳进河里把我救了上来,要不是你,我他妈早没了!来再干一杯!”顺子摆手道:“说那些干什么,我们是铁哥们。”说完,他又跟李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