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txt下载 清水文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主角是余年成,云染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04-12 16:04:34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txt下载 清水文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主角是余年成,云染的小说 连载中

《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屏却相思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余年成,云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屏却相思原创小说《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主角是余年成,云染,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送走了这对夫妻和小病人,急诊室便安静了下来。 余年成从柜子里取出他的晚餐,重新加热了,分成两份,他跟云染一人一半。 “余老先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送走了这对夫妻和小病人,急诊室便安静了下来。

余年成从柜子里取出他的晚餐,重新加热了,分成两份,他跟云染一人一半。

“余老先生,我想请求您一件事。”云染突然抬起头,用她那双清凌凌的杏眼望着面前的老医生,“如果您感到为难的话,请直接拒绝我。”

余年成心下一喜,面上却不动声色,淡然问:“什么事?”

他觉得云染的心思很好猜,她这么问,一定是想要恳求他收她为入门弟子。

他这些年带出过许多实习生,可从来没有兴起过收一个入门弟子的兴致来。但是今晚,他却很想收下云染。

不是因为同情她,想要帮助她度过难关,而是真心觉得她是一个学医的好苗子,浪费太可惜!

他又夹了两块红烧肉到她碗里,看着她的眼神都变得异常慈祥:“多吃点,你现在就快要高考了,要保证营养均衡,知道吗?”

云染放下筷子,郑重其事地开口:“老先生,我想寒假在药房找一份打杂的工作。”

余年成:“……”

余年成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想去药房打杂?”

不应该是恳求他收她入门吗?为什么是去药房打零工?

医院的确会在假期聘请一些临时工,尤其是过年期间,人手不足,都会找一些人来帮忙。

请来的人干的都是杂活,打扫卫生,搬东西,整理药房,所以对学历也没有任何要求,只要勤劳肯干就好。

“云染,”余年成语重心长地教育她,“关于你外婆医药费的事情,我会报给医院,看看能不能减免一部分。可你说要去药房打工的事,我不会答应你,等你高考完了再说。”

事有轻重缓急,对于她这样出身贫寒的女生来说,读书就是唯一一个能够改变命运的途径。无论是什么事,都必须为高考让道。

在药房打杂,工资低,事情多,太耽误学习了。

他坚决不同意!

云染不甚在意地回答:“在药房做兼职,不会影响高考。考试这么简单,花不了什么心思。”

“……”余年成默默无语地挖了一口饭,他真觉得云染这姑娘怎么就敢……嚣张至此?

她这是看不起高考呢?还是看不起出卷老师?

“再说我寒假也没什么事情可做,作业也不多,应该很快就能做完。”

“……你觉得作业不多?!”

“数量上可能还行?但是总体难度很低,反正不会花多少时间。”

“行啊,既然你吹得这么好听,那我就跟你打个赌。”余年成被她一激,气性也上来了,“这不是快要期末考了吗?还是统测,你考个高分出来给我看看,要是全校第一,不,全校前三,我就给你去说这个兼职的事。”

云染沉默了一会儿,又试探着问:“可是全校前三,这个要求会不会太简单了?”

余年成觉得自己快要被她气出毛病来,没好气道:“小小年纪,净喜欢说大话!你倒是给我实实在在给我办到啊!”

……

云染躺在床上,睁着眼望着天花板,毫无睡意。

系统则在打游戏,一边兴奋还一边还在她耳边大呼小叫:【刀锋所划之地,便是疆土,全军出击!】

云染闭了闭眼,侧过身,正对着窗外,今夜无月,夜色迷离,果然是个适合失眠的好日子。

“系统,帮我看一下能量是否足够开启‘时间旅行’功能。”

【咦?】系统手忙脚乱关掉了游戏音乐,问道,【主人是想进行穿越吗?】

“……是的。”

【经查询,目前的能量足够开启‘时间旅行’功能,可能无法支撑主人安全地回到目前这个时间段,主人是否坚持想要使用此功能?】

云染变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睡姿:“开启。我想回到原主小时候的那段记忆,也就是江砚殊被拐卖的那一天。”

系统沉默了许久,方才说道:【您的系统竭诚为您服务。】

云染闭上眼,感觉到周围空气开始剧烈地拉伸扭曲。

她被这巨大的时光漩涡吞噬进去,她的五脏六腑就像被重物碾压,她的精神体就像被万箭穿心,恶心,晕眩,疼痛……

在时光洪流面前,她是如此弱小。

所有负面的感情呼啸而来,尖声叫嚷着吞没了她。

终于,她再也忍不住,捂住嘴干呕起来。

系统在她耳边放了一段轻柔的纯音乐,体贴道:【主人,你现在已经回到你指定的那个时间点,但请你做好心理准备面对现实——】

云染抬起自己的手,那是一双稚嫩的孩童的双手,她扶着墙壁踉跄着站起身,穿越时空的晕眩感还久久不散,她的视线都是模糊的,但她还是立刻很敏锐地觉察到——

她的视角比原来矮了一大截。

正好门外那一男一女争执吵闹的动静一句一句地灌进她的耳边里:“云培源,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这是你的女儿,亲生的,你居然跟我说不想管她?!”

“苏锦素,你有什么资格来责问我?难道你就愿意管她了?是,我知道你现在已经攀上高枝了,你的过去,你的女儿还有你的前夫我,都是你身上的污点,你巴不得跟我们一刀两断!”

苏锦素气急而泣:“你……你怎么说得这么难听?什么攀高枝,什么污点,你少在女儿面前说这种话!”

云培源斜靠在椅子上,架起二郎腿,嘴边还叼着一根牙签,痞子一般地瞟了她一眼,还特意在女人那张姣好的面容上停顿片刻:“我说话难听,也不是这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你当初跟了我的时候,可都没嫌弃我粗鲁。”

他身体前倾,伸出手拍了拍前妻的脸颊,啪啪作响:“啧啧,这才刚找到靠山,态度就完全变了呀,现在装什么圣洁烈女呢?!”

苏锦素柔软的身体都在发抖,就像秋风中萧瑟的小落叶:“就算我们现在分开了,难道以前的感情就是假的吗?一日夫妻百日恩,阿染是我们的女儿,我就不能关心她吗?”

云培源吹了一声口哨,笑道:“那行啊,你把她接了去,带到你现在那位体面的丈夫面前,你看看他能不能接受她?”

云染就站在一门之隔的墙边,听着这熟悉的对话。

门外的那两个人就是原主的人渣父母。他们在商量究竟该如何处理孩子。

云染眼神幽暗,问道:“为什么我不能直接用自己的身体穿越,非要穿到五岁的原主身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