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古建情缘:一朝入长安》园林古建 全文无弹窗阅读 古建情缘:一朝入长安父子文

更新时间:2020-03-22 16:05:30

《古建情缘:一朝入长安》园林古建 全文无弹窗阅读 古建情缘:一朝入长安父子文 连载中

《古建情缘:一朝入长安》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林默娘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崔语西,傅腾

《古建情缘:一朝入长安》作者:林默娘,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崔语西,傅腾,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深秋的午后,阳光很浅,屋里很静。 迷迷糊糊中似有人唤着“醒醒!醒醒……”崔语西努力睁开眼,竟看到一位清秀的姑娘,披着及膝长发,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深秋的午后,阳光很浅,屋里很静。

迷迷糊糊中似有人唤着“醒醒!醒醒……”崔语西努力睁开眼,竟看到一位清秀的姑娘,披着及膝长发,穿着藕荷色长裙,兴奋的望着她。小姑娘清脆的唤着“夫人,快来呀!小娘子醒了!”只见一位容貌姣好的妇人,焦急却不失仪态地挪到床前,温柔地抚摸语西的脸,“瑜娘,我的瑜娘…”

青萝幔帐,长案矮榻,窗格是木制的,门扉是木制的,整个房间的格调非常古朴。回想刚才,那妇人和小姑娘的做派、服饰、言语与现代人完全不同。尼玛,莫不是穿越了?

妇人望着她糊里糊涂的小模样,难掩悲伤,“我的儿啊,你怎么了?你不要吓阿娘!”

“夫人,别太忧心,太医说小娘子没有大碍,想必休息几日就能恢复。”清秀小姑娘安慰着。

“也好,木棉你伺候好瑜娘,我先去找她姑母,别让亲家凭白担心。”说完,那自称阿娘的妇人就出去了。

这回轮到崔语西悲伤了,她掐了掐自己的手背,真疼!心里恨恨地想,这个世界真有穿越啊?

两天前。

“9月23日上午,宇文恺纪颂碑在长安建筑科技大学落成,补绘完整的《长安图》也刻在碑上。此举不仅仅是要展现学术成果,把长安城的规划脉络展示出来,更是意在仰望星空,敬畏历史,思考如何传承文化,增强中国文化自信。”作为校电视台的当家花旦,崔语西同学读到此处不禁热泪盈眶......

录完节目,男朋友傅腾早已等在外面。

“口渴了吧,快喝点。”他从怀里掏出温度适宜的露露,熟练地撕开易拉罐,稳稳送到崔语西的嘴边,看着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下去。也难怪全院都说杀伐决断的学生会主席傅腾同学,遇到女神崔语西瞬时化身为二十四孝好男友。无论刮风下雨,无论有课没课,只要有崔语西的地方必定有他傅大护法的身影。工科院校,你懂的,遇见只母蚊子都稀罕,更何况集美貌智慧美貌智慧美貌智慧于一身的崔语西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好不容易追上的女朋友,可不能让那些别有用心的家伙给撬走了!

崔语西对傅腾是一种什么感觉呢?至少不讨厌吧。她之前没谈过恋爱,刚上大学的新鲜,离开父母的约束,加上那些绿眉绿眼的工科男轮番进攻,真有些招架不住……在宿舍姐妹们理性分析和民主投票表决之下,她同意将自己的初恋交给这位候选人里相对最帅气,学习成绩最优秀,给舍友买零食最多的傅腾学长。其实,还有一个说出来不太厚道的原因,他是长安本地人,有他作向导,语西能更详细的了解这座城。而且,傅腾他爸在市城市规划设计院工作,语西通过他读到了好多市面上和学校里没有的建筑资料。

“老婆,有没有想我?”傅大帅哥笑得很贱,不动声色地将爪子绕过某人脖颈,轻轻地搭在肩膀上。刚要为自己取得阶段性胜利暗暗叫好,只听嗷喽一嗓子“傅腾,你是不找抽啊!”

女神生气了,后果很严重。他可不想又一个星期逮不到人。

崔语西拿起手机熟练的拨了个号,“妈,刚才录节目呢……嗯,放心吧……嗯,够用……,”她好像想到什么,猛然回头看了看傅腾,帅哥迅速跑到跟前,只见她小脸一红,“没谈,真的……”

儿行千里母担忧,虽然嘴上骂着“犊子玩意儿不听劝”,心里没有一刻不惦记的。这孩子不知随谁了,主意忒大,成绩明明可以去欧洲一流的建筑学院,再不济去北京的名校,可她偏偏将所有志愿格都填上“长安建筑科技大学古代建筑学院”且“不服从调剂”。入学两年了,作为亲娘的李雅女士愣是要不到孩子的银行账号,每次问她,都说够用,够花。自己的孩子自己知道,她从不乱花钱,有了积蓄基本就是买专业类书籍。语西从前得了几个大奖的奖金都是自己支配,估摸着仍有结余,也就没逼得太紧。倒是上次她公公,建筑行业的老泰斗崔之树先生应邀前往长安参加论坛,回来将儿子儿媳妇好一顿训,说孩子为了挣生活费打了几份工,这样下去,怎么能专心于功课?

这背后打小报告的,正是崔语西敬爱的院长大人,只是他曲解了,一来这位得意门生并没有因为接私活画图纸而影响课业,反倒是积累了不少经验,二来语西因为天时地利的种种优势比如做主播,做助教等,大概快要成为学院招生的金字招牌了。那他为啥告状呢?很简单,惜才,心疼孩子的身体呗。大约他武断地认为,像崔语西这样的行业背景以及自身素质,没有必要这么拼。

再说傅腾,他就一屡教不改的犯贱德行,“语西,咱妈提到我了?”

其实人家妈妈问的是“谈恋爱了吗?把心思用在学习上,知道吗?”

所以崔语西刚才心虚的看了他一眼。对于傅腾偶尔语言层面的犯贱,没太超出底线,她还是可以忽略的。“我想吃乐乐餐厅的烧排骨!”甜甜的微笑着,眼睛弯弯的,傅腾恨不得上手摸一摸。

做了一年的男朋友,连个手都没混到牵上,说出来兄弟们一定不信,当然也不好意思说。不过只要看到语西的微笑,特别是她绘图时,翻阅专业书籍时所露出的专注且醉人的微笑,就觉得所有付出都甘之如饴。

然而,天妒红颜似乎是一条亘古不变的真理。崔语西出大事了。

小姑娘一向为人低调却架不住她老子太招摇,崔小川先生可能得罪了房地产界的什么人,抑或是纯粹为钱而来,崔语西被绑架了。更为可气的是,在营救的过程中,发生了枪战,不知是歹徒还是警察将枪子儿射进了她的胸口......

崔语西并不喜欢怨天尤人,当她确认自己没有在做梦也不是在拍戏,而且是真的穿越了,只好坦然接受。

镜中,崔语西的样貌并未改变,只是像个初中生。那位名叫木棉的小姑娘帮她薄施粉黛,用一根丝带将如瀑青丝简单装饰,再配一身浅碧色百褶如意月裙即使搭上披风也显得娉娉婷婷。

许是在屋内呆得太久,外面的阳光刺的人睁不开眼。目测这座府邸占地极广,四周青瓦高墙。以正殿为中心,格局分为东西两部分,西边是住宅,分成若干小院,东边为会客、书斋、武库、饭厅等用途。虽然已至冬季,但仍看得出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无一处不透着能工巧匠的细腻心思。所有映入眼帘的大小物件无不刻有“杞国公府”字样,木棉已告诉过这是她姑父的府邸,现在的年号是大隋开皇元年。

作为一名成绩还不错的大学生,无奈她只记得隋文帝杨坚以及他唯一的老婆独孤伽罗,至于杞国公,何许人也?

穿过湖心走廊,就看见正殿上首刻着“基德有常”四个大字。下面站了一位男子,约莫二十五六岁,身形高大,披风下是一件青色窄袖圆领冬袍,袖口下绣着雅致的竹叶暗纹,腰束九环金带,脚穿六合靴,佩剑,修长的身体站的笔直,虽然五官俊秀,却从头到脚散发出冰冷,一双寒冰般的眼睛盯着崔瑜上下打量。

“你,就是清河崔氏?也不怎么样啊!”声线倒是不赖,可惜口气不善,就像欠了他家八百万似的。

“你好,”习惯性的握手礼,自问比这个男人有涵养多了,手伸到一半,不大对头,赶忙缩回来。

不过人家根本不领情,轻蔑地扫了眼那无措的小手,走了。

被众星捧月惯了的崔大小姐哪见过这样,一点礼貌都没有的男人。

还是木棉告诉她刚才那冰块是小公爷,她的未婚夫婿,皇帝皇后赐婚。管他什么公爷母爷!眼下还是多想想怎么尽快回去。不过,皇帝皇后,是杨坚和独孤伽罗吗?这个大隋与历史的隋朝一样吗?貌似有点儿意思。

午饭时,总算了解到了一二。这身体的主人,崔瑜,来自千百年盛产淑女名媛的清河崔氏。寄住在这里干什么呢?待嫁。嫁给安平郡公,也就是杞国公的弟弟,因一门几公爷,所以大家习惯称他郡公爷或小公爷。杞国公府主母崔茹是崔瑜的亲大姑,等一下,辈分是不是有点乱?不奇怪,因为安平郡公为已故许国公年过五旬才得的幺子,比崔瑜的大姑父或者未来的二兄长足足小了三十二岁。清河崔氏女历来千家求百家争,冰块小公爷得此殊荣还要归功于他家几位兄弟与大隋开国皇帝杨坚不一般的战斗情谊,也就是从龙之功。

“大家姐,瑜娘自那日从马上摔下来,就记性不太好,这就要出嫁了,可怎么是好?”她娘崔夫人既心焦又为她刚才一连串的白痴问题打圆场。

崔茹温声安慰,“我看瑜娘对答如流,倒不像伤了脑子,明日再请太医复诊,弟妹别太忧心。”都是当娘的人,这府里的大娘子二娘子均已出嫁,很是明白崔夫人此刻的心情,“瑜娘是的个有福气的,这御赐的婚姻本就不是常人能求来的,更何况是嫁到咱们家。大嫂去的早,安乐对我一向尊重。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虽说自小袭了祖父的爵位,又备受父母兄姐宠溺,性子有些娇,但品格、才干自是没的说,如今又很得陛下赏识,建功立业指日可待。”

崔夫人面有赧色,清河崔氏虽有名望,但女儿能嫁给这等好人才真得惜福,只是,“听说,小公爷房里已有姬妾,有一位很得脸......”可怜天下父母心,为娘的不能替女儿将贱人除之而后快,问问总可以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