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舞月原》舞月光歌词 LOLI控 舞月原傲娇受

更新时间:2020-02-25 00:08:11

《舞月原》舞月光歌词 LOLI控 舞月原傲娇受 连载中

《舞月原》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埃熵 分类:武侠 主角:小鲸,那几味

独家完整版小说《舞月原》是埃熵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鲸,那几味,书中主要讲述了: 藤一皱眉,这是明显了勒索和绑架,可是,他回头上下大量了那个大婶一眼,他觉得信中隐隐有些奇怪。 “大婶,我能到你家看看吗?” 大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藤一皱眉,这是明显了勒索和绑架,可是,他回头上下大量了那个大婶一眼,他觉得信中隐隐有些奇怪。

“大婶,我能到你家看看吗?”

大婶点头,立刻起身,表示可以,她有些惊喜的看着藤一,她不是没有想过要报官,可是她找了当家的人回来商量,当家人也说暂时不要报官,那个男人还有一家的生计要忙活,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自然是要先去打渔,男人总是比女人要稍微薄情一些。女人想来想去也就只能找藤一,因为她凭着直觉认为,这个小哥不是平凡的人,然而,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信任这么一个带刀的年轻人。

那大婶自然不知道,藤一是六扇门第一捕快,也不知道,藤一所带的刀,是五大玄铁兵刃之一的紫电弯月。

藤一和那大婶一直走,来到了江小鲸的家里。小鲸家和一般渔人的家一样,两间低矮的房子,一个用竹篱笆围成的院落,院子里面晒着旧了的渔网,还有一地的鱼干,一进门就扑面而来有鱼腥味。

应该说全家最值钱的东西就是渔网了吧,藤一这么想着。

“小哥?”大婶看着藤一面带笑容的看着他们家里,不知道藤一在想什么。

“大婶,你们有仇家吗?”

那个渔妇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她摇头。

藤一笑了,他点头:

“大婶,你说,小鲸总是给岛上的婆婆送药是吗?”

那个渔妇点头:

“那个婆婆每次都会托人买些一般药店里面没有的药材,似乎她家有一个大病之人,需要经常服药,那些药理药铺的人都看不明白呢。小鲸这个孩子很热心,看着那个婆婆年纪也大了,就自愿帮她送药,那个婆婆也是古怪的脾气,只允许小鲸上岛,其他人都上不去。”

“药材的话,大婶你知道是些什么药材吗?”

“这次是二脚鞭和五角灯,上次有七叶莲、八角金盘和十里香,其他的我也记不太清楚,反正有十种药材需要。”

“大婶你放心,我会帮你把小鲸找回来的。我正好也有事情要找他。”藤一似乎大概明白了一些事情了,他安慰了那个大婶一会儿以后,就从小鲸家里出来,他告诉那个大婶他下午还会来的,要她放心。

藤一从江小鲸家出来以后,就自然而然的拐到了药店,他自然不懂得医理,那几味药材至少也要知道到底是做什么用处的。

然而,才开口说出了药材的名称,那些药铺的小伙计都说没有这种药材,或者叫藤一不要再问了,他们也不知道那药是做什么用的。藤一不仅碰了一鼻子灰,他也知道了一件事情,就是这些药材里面大有文章。

想来想去,自己再这么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在江湖,想要知道消息就应该找《江湖日报》和有见客栈;而在松江,想要知道什么消息,看来还是只能去找那个女人。那个他本来就应该叫一声“姨”的女人。

藤一想到这里,自己迈开步子就往醉乡楼走去,醉乡楼门口还是宾客满座,无论现在是不是晌午,藤一刚刚靠近醉乡楼,眼尖的老鸨就看见了藤一,这个老鸨也是这些年换上的吧,十六年前的那个人,现在已经人老珠黄被蝶姬辞退了吧。

“藤一公子,这么快,就想我们家姑娘了?”

藤一笑得有些抽搐得点了点头,他和蝶姬的年龄差距,恐怕说给这个老鸨听她也是不相信的吧。

老鸨笑得花枝乱颤的看着藤一,拉着他就从后面的楼梯直接上到最高的阁子去找蝶姬。

蝶姬正在画一个屏风,一个江南烟雨的屏风。

“你来了?”

蝶姬开口说话的时候,老鸨和蝶姬身后的婢女,都很懂的合上门退了下去。藤一坐在了蝶姬的屏风前面,他看着蝶姬在画画。蝶姬画的一手好画,应该说,就算是宫廷里面御用的那几个画师,都和她蝶姬不相上下。

“怎么不开口问我?”蝶姬见藤一半天都不说话,她停下了手中的笔,静静地看着藤一,她的睫毛很长,眼睛没有波澜起伏的时候,能在眼睑上投下很大的一片阴影。

“你不喜欢被人打扰。”藤一自然是记得的,十多年前这个女人在绣花,不知道是哪个不要命的大侠,竟然在那个时候冲了进来,手上鲜血淋漓的拿着一支簪子,骄傲的向她显摆自己对她的倾慕,他杀了多少人、抛弃妻子才到了蝶姬的面前。

可是蝶姬那个女人,一动不动的在继续绣她的花,那个时候小小的藤一就知道了什么叫做“杀气”,那个大侠自然是很生气,一个女人竟然可以无视他男人的权威,冲过去想把蝶姬从绣布旁边拉开,可是,还没与碰到蝶姬的衣衫,就已经被蝶姬用簪子钉在了墙壁上。那个男人死得很惨,藤一小时候的记忆很清晰,他记得那个男人爆睁的双眼,还有那个穿着罗衫的女子,一步一步款款的走到那个男人的尸体边,从他手中拿出了那支沾满了鲜血的簪子,轻轻的用一方娟帕擦拭,然后就戴在了头上,笑得美艳动人,那方染了血的娟帕就那样被她丢在那个男人的尸体之上,蝶姬完成这一连串动作几乎不费任何的力气,脸上也没有惊恐的表情,那个时候,藤一就知道了,这个江湖和天下是舔血的,麻木的人多的是,人的生命有的时候还不如一方娟帕。

因为藤一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蝶姬说的是,她要婢女帮她洗干净她的娟帕,而那个男人的尸体,是随意从醉乡楼里面抛出去,喂了狗还是喂了鲨鱼,也是看那些下面的人喜欢。这个就是不识相的下场,藤一明白。

“呵呵,你小子倒是记得清楚……”蝶姬有些无奈的放下了画笔,她的长发披在了肩上,头上的钗子已经尽数被她散去,乌黑亮丽的长发在肩上柔软得很,让人看了就觉得温暖。可是藤一觉得,那些三千青丝,都是用来杀人的道场,他看得浑身不自在。

“不过……”蝶姬再次开口,她看着藤一,“如果你没有中毒,我现在也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了。你小子这么几年,也算的是长进了很多。不得不对你下毒,也是为了我的安全着想。”

藤一惊讶,没有想到蝶姬这么骄傲的女人,竟然会说自己不如人,看来六扇门的那个老家伙,武功真的是很高,自己的一身武功大半是在六扇门跟着老头学的,剩下的有的是自己和人家一面之缘学来的,很多年过去,藤一竟然没有想到自己的武功到底算不算是好的。

“好了,你小子来一次也不容易,我和你娘也算交情不浅,你说吧,又要问我什么事情?”蝶姬叹了一口气,似乎想起了这么十六年来的风风雨雨,她停下了手中的笔,一副很美丽的江南烟雨图已经横在了藤一和蝶姬之间。

“你对那个小岛上的事情,是不是很了解?”

“小岛?”蝶姬皱眉,“又是和婆婆有关吗?”

“小鲸被人绑架了,他妈妈找到我,给我看了一封绑架信,正好你要我去找小鲸,而小鲸今天给岛上的婆婆送药,海盗的案子和那个岛也有关系,而我去调查那些药材的时候,药铺的小伙计都给了我很不正常的反应。”

“呵呵,婆婆要买的那几味药材,本来就奇怪,而且婆婆都已经恐吓过那些伙计了,他们怎么会告诉你,没有人会想要那么快就死的。”

“为什么?”

“婆婆好像有什么不能告诉外人的事情,她买的药材本来就是相互药性相冲的药材,只要有一两个人和你一样好奇心很重,自然就会被查出什么来,所以,她恐吓了每个伙计,何况,婆婆本来住到小岛上,就是因为要躲避仇家。”

“这个婆婆是什么人?”

“一个长寿的人,”蝶姬眼中波澜不惊,“我只知道,听我的几个鸨母说,在她们小的时候,那个婆婆就在这里了,买药倒是近几年的事情,说不定是什么长生不老的方子喔。”

“长生?”藤一心下一沉,六年了,又一次听到了这个词汇,自从母亲死后,就再也没有人对他说起长生了,或许这一趟来松江,来母亲的老家,是对的吧。

蝶姬也知道藤一想起了什么事情,她自知失言,抬起了桌上的杯子,喝下一口茶,才继续说:

“那个婆婆有一个孙女,那个孩子似乎是个大病之人,婆婆从来不让她出门,而且她总是要喝药,那些药材也说不定是给那个孩子的。”

“孩子?多大年纪?”

“四岁左右吧。”

“四岁?!”那么小的孩子,竟然就需要用药维持生计,看来除了北宫府的那个少爷和乐家的大小姐,还真的有人从小就要服药的。

“不过,藤一,最近松江有很多外来人,他们大部分来自中原,最近虽然没有商船……”蝶姬慢慢的说。

“我知道,”藤一叹气,“不过,如果你可以不要给我添乱就好了。”

蝶姬听了藤一这话,她掩口“呵呵”的笑了起来:

“没大没小。”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