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乱世吞魂》乱世芳魂 SM 乱世吞魂别扭受

更新时间:2020-01-10 04:02:38

《乱世吞魂》乱世芳魂 SM 乱世吞魂别扭受 连载中

《乱世吞魂》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木风言若 分类:玄幻 主角:牧吾,于乾

木风言若新书《乱世吞魂》由木风言若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牧吾,于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不可能!” 众人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毕竟玄羲这一代大部分人也就只有更天境的修为。 “哈哈, 师弟,年纪不大,口气不小。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可能!”

众人睁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毕竟玄羲这一代大部分人也就只有更天境的修为。

“哈哈, 师弟,年纪不大,口气不小。那,你可敢与我比试一番,放心,我只有羡天境的修为。”言下之意是告诉大家自己没有以大欺小,只是想向强者挑战。

“这。。。”牧吾一时竟没有想到于乾会挑战自己,毕竟在他看来,这个可不算好玩的事情。

忽地,牧吾肩头被人一拍。

牧吾此时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于乾身上,全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情况,猛地一转头,却是看见父亲不知何时走到了自己身后。

“去吧,趁机教训一下他们,这些年来,二长老几个人委实有些过分了些。”玄羲的声音空灵的钻进牧吾的双耳,他自然知晓自己儿子此时的情况,就在刚刚出来之时牧吾已经一五一十地将事情的始末告知与他。

听了父亲的话,牧吾瞬间觉得自己在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了,脸上渐渐升起笑意,松了松紧绷的神情,上下看了看于乾,随即目光移到了静咸身上。

“不知八师弟意下如何?”静虚年老成精,见牧吾看向静咸,竟是抢先开了口。

静咸一身黄色长衫,显得身材看起来有些微胖,面色古板,此时却是若无其事的像是在看别人家的热闹。听见静虚问话,很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特别是看向静中的时候,原本古板的脸上看起来竟有几分诡秘甚至猥琐。

“咳咳,师兄,弟子之间比试比试倒也无妨。再说牧吾贤孙不是说自己是更天境的高手么,我们倒也想开开眼界见识见识九岁的更天境是个什么样子,师兄您说呢?”说完一记皮球又提了回来。

“那好,就当是开席前的表演吧。”静虚说着,就起身往外走。

“师兄,我们几人就先不去了,等两位贤孙比试回来后告知我们结果就是了。”静中见静虚一马当先的往外走,当时就站起说道。

“随你们。”转头说了一句,便带着众人出去了,直往主殿左侧走去,原来这里竟是一处擂台区。

只见八座擂台按照九宫八卦的样式摆在一起,静虚带着众人径直来到了八座擂台中最大的一处走去,牧吾跟在父亲后面,刚眼看去,一时间,碎虚宫弟子竟然散在周围挤得个水泄不通,像是早早就已经等在这里的一样。

“你们两个上擂台。”静虚的声音不大,只是原本漫长喧闹突然安静了下来。

在众人瞩目之下,于乾当先一步走了上去,牧吾向静虚和玄羲行了一礼,玄羲淡淡的点了点头,道:“去吧。”

牧吾应了一声,整了整身上衣襟,一双明亮的眼睛往那台上站着的于乾望去,嘴角竟是散着淡淡的笑意。

“玩玩也好,扮猪吃老虎么,谁不会?”心里嘀咕着,一步一步走上了擂台。

一阵仙风吹来,四周洁白的云气如柔美的四周一般飘动婉转,渐渐地竟是遮掉了不少围观的门人。

过了片刻,只听台上于乾说道:“师弟,嘿嘿,还望手下留情。”

“嘘!”台下嘘声四起,在他们看来,这场比试定是于乾获胜,而牧吾能选择的只有怎么样输的不难看而已,毕竟,谁也想不到传承功法还能有秘境练功,就是碎虚宫主凌羽当年也是没有这份机遇。

牧吾仍然淡淡的笑着,站在台上竟然没有任何的惧意。“小弟便站在这里,只要你能攻破我的防御,小弟便输,不过,待会撞疼了你可别叫!”

“嘘嘘!”更大的嘘声传来,有些还掺着冷笑,觉得牧吾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静虚和玄羲站在台下,看着兀自站在台上说话的牧吾,心中忽然没来由的一乐。毕竟对于牧吾来讲,他现在还只是一个抱着金灵宝但却还没有花出去的孩子。

此刻台上的于乾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不着四六的话,反正就是想好好羞辱一番牧吾,不然好像心中的不快就永远散布出去,这种人,典型的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好。

看他的样子似乎能够一直这样说下去,牧吾笑容渐渐消失,眉头间凝成了一股厌恶之色,怒道:“还不开始么?我等着吃饭。”

“找死!”听见牧吾这声怒喝,于乾竟然化作一道流影冲了过来。拳头上的灵力束成一道,橙色的灵力像是一柄尖锥轰在了牧吾前胸。

每一个境界修炼者体内灵力散发的颜色是不一样的。中天镜到咸天境对应的是赤色到紫色,而一到沈天境便为黑色,至于最高的成天境,自然是最后的白色。

“当!”

竟像是打在了铜鼎之上!

于乾面色愈加寒冷,正身返了回去,像是怕牧吾趁机还上一拳,脚尖着地后直直的向牧吾看去,可看见的场景顿时让他怒火中烧。

牧吾好好的站在原地,没有还击的样子,竟然轻手抚了抚被于乾打中的地方,似是怕被他的拳头弄脏衣服。

于乾从小在碎虚宫内长大,师门长辈全对他宠溺尤佳,哪里会受这种待见。

刚还没有站稳便又踢出一脚,甚至脚下显出一团灵气,疾射向牧吾,牧吾见他如此,仍旧没有躲闪的意思,双膝微蹲,做了一个马步的姿势,浑身灵力圈成一个圈,然后一扬手,一道深绿色的光影对着于乾撞去,

“当!”

又是一声钟鼎的声音,竟是将飞射而来的于乾给顶了回去。而于乾失去了中心,一个狗吃屎掉在了擂台边缘,险些掉了下去。

牧吾有些失望,早知道自己多用些力,不然这会这个事就算过去了,自己也好早早用膳去。

“哈哈。。。”台下众人看见于乾摔得如此难堪,一阵哄堂大笑。

于乾恼怒的看着台下哄笑的众人,一双眼睛竟要冒出火来,爬将起来,狠狠地瞥了一眼对面的牧吾。牧吾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亮若星辰,眼中带着笑意,像是在欣赏一场完美的情景剧,似乎对面于乾早已成了一个绝世美女,俊眉修眼,顾盼神飞,梨花一枝Chun带雨,回眸一笑百魅生,直教人无法亵渎。

“哼!”

突然于乾地下头去,嘴巴微微念动,愤怒的表情归于冰冷。随即,众人只看见半空中一只有些模糊的银白色的冰雕显现,隐隐还传来几声低鸣,竟是使用了高阶的法术,这种级别的法术,怕是于乾用起来也是不熟!刹那间擂台就成了冰的世界,刺骨的寒意将方圆十数丈的所有云气全部逼散,无影无踪。

只见冰雕从半空中直冲向牧吾,牧吾单薄的身子此刻看起来是那么的渺小,如同一粒沙子在对抗着狂风的吹袭。

“切,玩这个么?那就先让你得意一番。”牧吾心中说道。随后调转全身灵力集中在了手掌,灵力发出的绿色光芒像是圆盘一般,对着冰雕便档了过去。

“咔!咔!咔!”

在一群碎虚宫门人弟子目瞪口呆中,于乾凝结出的冰雕竟如豆腐一般,被牧吾的灵力视若无物地撞了个粉碎。

而反观牧吾,一个趔趄却是坐倒在了擂台之上。

“哎呀。。。”虚张着嘴巴,赶紧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

“哈哈,师弟,此时认输还来得及呦!”于乾大笑,虽然以他的实力,将冰雕凝结成如此已是极限,本来他以为这个法术一出牧吾必败,却没想到竟是如此。不过这也算小小的出了一口气。

“于师兄,小弟还能坚持。”牧吾看着眼前的于乾,心中竟是一时没有了与其交手的兴趣,这样的人。。。太浮夸!

此时此刻,台下稍微有些眼界的人谁还看不出牧吾确实是更天境的修为?

静虚一行人看得也是频频点头,以他们的老道经验,一眼便看出牧吾虽有更天境的修为,可是却在不会一点攻击方法的情况下选择了最合适最有利于自己的应对方式。

“师兄,恭喜你收的一个好徒孙啊!”巫单微笑地看着场中打斗的两人,瞳孔中倒影着景象,一眨不眨。

“呵呵,这是碎虚之喜。”静虚也不转头,干笑了两声,淡淡的道。

“这于乾小小年纪就将这凝冰术练到如此境地,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天才啊!”静中门中一弟子对着静咸溜须道。

静咸只是稍稍点了点头,似是同意他说的话,也似有些别的什么意味在其中。只是众人都在盯着擂台之上,哪里会注意这微末之事。

擂台上,看着牧吾仍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于乾见对方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中,一股子怒气窝在心头,勉力稳住有些崩溃的心神。

“既然如此,那你便实施我的最强一招!”

“铮!”

一个脆响发出,于乾当下祭起一柄青蓝色的法宝。此宝一出,顿时火光冲天,法宝三尺长的样子,成长条状,锋利的边缘闪着丝丝蓝色火苗,定睛一看,竟是一柄蓝级火属性的宝剑!

牧吾眉头一皱,不由想起天风给自己的那柄宝剑,现在还躺在须弥戒指之中,可惜十年中自己还没来得及练习剑法,拿出来也只是装个样子。

修真道路,艰难万险,往大了讲与天斗,与地斗,往小了讲与人斗,与妖兽斗,然而人力往往总有不待,便有了武器法宝的出现。青级往上的法宝往往可以在被主人炼化之后,与主人合为一体,在使用时方便祭起,携带起来也是轻便无比。它们大多威力极大,主人炼化的时间越长,所发挥的威势越是惊人,很显然,于乾所祭出的宝剑便在此类中。

“尼玛,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你至于么?这可是物理攻击加成的玩意啊。。。”看着飞来的剑光,牧吾骂道。说完只得将灵力外放。

于乾的灵力之色,火属性宝剑发出的颜色,牧吾本身灵力的深绿色,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